“背孩妈妈”两个儿子都患侏儒症,她背着他们行走了6000公里

  本文为杭州交通91.8综合发布
来源:看看新闻Knews(kk_news)
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郑琴有两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——吴森和吴松。弟兄俩患有侏儒症并发碎骨病,都无法正常行走。八年来,郑琴每天十几趟往返于学校和出租屋之间,背着孩子们上学、放学,帮他们在课间上厕所……郑琴用6000公里的负重前行,书写了平凡却又伟大的母爱。
照顾兄弟俩读书 她每天往返十几趟
四川省达州市隘口乡,郑琴和两个患有侏儒症并发脆骨病的儿子生活在这里。放学时间快到了,郑琴站在五年级教室的门外,准备接小儿子吴松放学回家。因为疾病的关系,吴松无法正常行走,只能由母亲背着上学放学。哥哥吴森与吴松患有相同的罕见病,但郑琴没有办法一次把两个孩子都从学校接回家,因此她必须每天往返学校和出租屋十多趟。吴松拄着拐杖,走得很慢。郑琴深知小儿子每走一步都会感到疼痛,但她还是希望儿子能够得到足够的锻炼。目送小儿子进家门,郑琴转身又回学校去接大儿子吴森。背着孩子上下学,在课间的时候背着他们上厕所,饭点的时候给儿子们送饭,早上摸黑给孩子们穿衣服,周末的时候用三轮车带他们回老家,这就是郑琴生活的全部。
19年前大儿子降生 被发现异样
1993年,郑琴经人介绍认识了丈夫吴尚权。1998年,郑琴夫妇迎来了大儿子吴森的降生,看着小家伙长得虎头虎脑,一家人都很是高兴。
随着时间慢慢过去,郑琴却发现自己家的孩子有些异样,跟他差不多大的孩子都开始蹒跚学步,吴森却连爬的迹象都没有。“脚没力气,蹬腿都很少,更别说站。”夫妻俩十分着急,赶忙带着孩子到医院检查,结果吴森被诊断为侏儒症并发脆骨症,要知道得这种病的人不仅身高不能像正常人一样,而且几乎永远都无法正常行走。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,郑琴回家后大哭了一场。夫妻俩为了给孩子看病,大大小小跑了不少医院,家里的积蓄也用光了,可吴森的病情并没有多大好转。孩子治病需要大量的钱,丈夫吴尚权不得不独自外出务工挣钱,郑琴则留在家专门照顾孩子。
第二个孩子和哥哥一样不幸
“第一个这样了,当时想着要再生一个。”可是郑琴没想到,他们的第二个儿子,也和哥哥一样不幸。
2004年,郑琴夫妇俩又生下了二儿子吴松。老天爷却再次给这位善良的母亲开了一个玩笑——吴松同哥哥一样,患有侏儒症并发脆骨症。而这次,郑琴没有再哭。
“不管怎样,他们都是我的孩子,是我的骨肉,在我眼里他们和其他孩子一样可爱。”面对两个不幸的儿子,郑琴夫妇没有选择放弃。成都、重庆、深圳……凡是听说对治疗孩子病情有效的地方,都留下他们期待的眼神和疲惫的背影。“那时候真的很难,尤其是非典那一年,两个都感冒咳嗽,我背一个抱一个,走很远的路,找医生看。”郑琴说。兄弟俩智力和同龄人一样 要送他们去上学
随着时光流逝,郑琴发现两个儿子虽然不能正常走路,生活也不能自理,但孩子的智力和语言表达能力跟同龄人是一样正常的。“既然兄弟俩智力都没有问题,要不让他们读书吧?说不定能通过学习文化知识,将来能自食其力。”2008年,郑琴脑海里突然跳出这样一个大胆的想法,那晚她彻夜未眠。第二天早上,考虑再三的她把想法告诉了丈夫,丈夫非常赞同。
2008年,10岁的吴森和4岁的吴松,第一次走进了校园。“当时吴森已经10岁了,我们就把他送到了一年级;4岁的吴松则从幼儿园开始念起。”到现在郑琴还清楚记得孩子们第一天上学的情景。“当时还是很担心,主要是怕他们的身体状况支撑不了 ,更担心他们心理上的一些变化,毕竟他们和其他孩子还是不一样。”老师和同学们的关心,让郑琴很快打消了心中的疑虑,孩子们对读书的热爱,更让她多了一些宽慰。郑琴家所在小寨村是当地一个比较偏远的小村庄。距离隘口乡中心校有8公里的山路,走一趟下来要2个多小时。眼看着郑琴每天背着孩子来回走十几公里山路,大人受不了,孩子也折腾。家里决定在学校附近租间房子,这样郑琴就可以陪着两个儿子上学,不用天天来回跑。
如果母亲是种职业,郑琴从来没有迟到,也不愿早退。她收到的最好的新年礼物,便是孩子们又要长大一岁了。
她梦想着有朝一日能把两个孩子背进高中甚至大学校园,希望看到他们自食其力的那一天。
看哭了!这个妈妈不容易!
点赞祝福两兄弟可以学会谋生技能!
自食其力,报答妈妈!

Related Pos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